她是大家闺秀,来自无锡著名的顾琉秀家族;她有过做影星的梦,中学还没毕业就上过银幕;她流过洋,制作的却是中国本土的纪录片;她嫁给老外,却活跃在上海的外交官夫人的社交圈里;她的职业生涯里有过演员、电视制片人,偏偏爱上绘画……无锡老乡颜正安身上有过太多的传奇经历,趁她参加2010中国(无锡)吴文化活动之机,本刊记者作了专访。

前外交官夫人颜正安:无锡是我永远的乡愁

杨东红/文、朱达/摄

她会说一口老派的无锡话;她总是面带三分笑,给人一种儒雅、阳光的感觉;她有过很多头衔,电影演员、电视制片人、外交官太太、画家、母亲……一切归于平淡,她最喜欢的是母亲的角色。她就是颜正安,一位无锡老乡,怀揣乡愁的冲动在无锡博物院举办个人画展的一位老乡。

这次主题为“故园寻梦”的颜正安个人画展在2010中国(无锡)吴文化节期间举行,她的祖籍是无锡,虽然她曾经作为外交官夫人去过许多国家,虽然她作为《探索频道》的中方制片人,几乎走遍了中国各地,江南水乡无锡在颜正安看来,永远是魂牵梦绕的故乡。

也许是缘分的关系,颜正安在上海的工作室位于青浦区朱家角古镇,就在风景区一个著名的景点课植园内,这是古镇保留的古建筑中最大的四家园林,徜徉于江南古典建筑中的飞檐、假山、荷花池之间,颜正安告诉记者,仿佛做梦一样回到了家乡无锡。

我是来无锡助兴的

虽然从小生活在上海,但颜正安一直把自己当成无锡人。“无锡籍文化名人顾毓琇,也就是江泽民同志的老师,我叫他二舅公的(无锡话外公的意思)。”提到这位文理兼攻的文化名人,颜正安非常自豪。“我外祖父在上世纪20、30年代的时候,和他的表弟顾毓琇一起在美国留学的。”

1985年颜正安同美国人季瑞达结婚时,还专程去美国费城顾毓琇的家拜访这位老人,因为顾毓琇是家族里的长辈,“要是他不同意的话,还不能结婚呢。”

顾毓琇的生活非常俭朴,在美国就住一室一厅的房子。当时颜正安夫妻俩就坐在江泽民同志去美国拜访顾毓琇时坐过的那张长沙发上。

颜正安对建在学前街的顾毓琇故居非常满意,不仅去参观过,还把自己最得意的一幅画作献给了纪念馆。

提起这次在无锡举办的个人画展,颜正安觉得是来为2010中国(无锡)吴文化节助兴的,“一方面向家乡的父老乡亲汇报一下学习绘画的收获,一方面借助自己曾经作为美国驻沪领事夫人的身份,目前还是‘驻沪领事夫人俱乐部’的主持人和美国妇女俱乐部荣誉主席的角色,带领60多个国家的领事夫人参加吴文化节。”向世界推广无锡的形象,无锡的文化。

师兄李安是一个很细心的人

颜正安的个人经历,多少有些传奇色彩,她自己也感叹命运的安排是如此奇妙。

1975年暑假,她中学尚未毕业时,上海电影制片厂筹备拍摄革命宣传片。到她所在的学校挑选女演员时,颜正安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这个中学生会与那时大名鼎鼎的演员同台演出,居然还出演“女一号”,虽然她的处女片《壹分之争》因为文革时期的人事更迭最终并未公演,但从此她便阴差阳错地成了“职业演员”,又拍了好几部片子。

16岁的颜正安加入了南京前线话剧团,表演了几年革命样板戏,期间还进入了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学习了3年。到上世纪80年代,颜正安对自己的生活作了一次反省,她意识到做演员其实并不适合自己。她决定出国深造,认真学一学更喜欢的影视编导专业。

颜正安告诉记者,在美国她遇到的第一个华人同学就是著名导演李安。在她的印象里,师兄李安是一个很细心的人。

那是1981年,颜正安刚到美国一所大学学习影视制作,大学生每个学生都有一个放杂物的柜子,她拿到钥匙之后,左转转右转转,就是打不开柜子的门。忽然间,身后有一位男同学用中文问:“我可以帮您什么吗?”听到这个声音,颜正安非常惊喜,这位男同学随后帮她把转锁打开了。在聊天中得知,他就是高一届的李安同学,来自台湾,并约定以后拍片相互帮忙。

“李安给我干过好多次录音,他很仔细。”在颜正安的眼里,李安是一个非常任劳任怨的人,什么杂活都肯干。在学校,许多学生都是想将来当大导演、制片和剧作家的,而录音的活属于雕虫小技,但这位如今国际一流的大导演,还是认认真真地做着录音的活。“这足以看出将来李安导演成就艺术大家的潜质。”

2007年,颜正安又应李安的约请参与了他执导的影片《色戒》的拍摄,虽然只是扮演了一位正在打麻将的贵妇人,过了个场,但又一次领略了李安的认真。

“中外合作”家庭也很无锡

颜正安的丈夫季瑞达是一位“中国通”,他曾经担任过美国驻上海总领事,现在的身份更是引人注目——世博会美国馆的总经理。

提起同颜正安的缘分,真有点天赐良缘了。他们的恋爱故事开始于1980年,季瑞达是颜正安在上海外国语大学参加出国前的英语培训时的外教。

第二次握手是几年后的纽约,进入纽约大学影视编导专业学习的颜正安,偶遇一位上外培训班的同学,得知“季老师”也在纽约,于是再次见面。当时手头并不宽裕的季瑞达很开心可以常常“混”进女朋友学校看免费电影。而深入交往后,颜正安才知道自己身上的中国文化传统深深地将这位老外吸引住了。

季瑞达从小就特别热爱中国文化,大学本科学的是中国历史,后来又到耶鲁大学专攻清朝的历史研究生课程,连颜正安都表示自己的古文底子不如季瑞达深厚。

他们的家庭生活,随着一双女儿的出生,随着季瑞达的官位越来越高,渐渐开始了一种被他们自己称作“游牧”族的动荡生活。在担任驻沪总领事之前,季瑞达先后在新加坡、中国的香港、成都、北京,以每三年就搬一次家的频率辗转各地,甚至每次都要到任期结束时,才能知道他们的下一个家会安在何处。

令人想不到的是,季瑞达经常下厨做无锡菜给颜正安吃,这个“洋女婿”倒是有点典型的“江南丈夫”的味道,做无锡排骨、什锦面筋、素鸡等“无锡私房菜”,味道非常到位。季瑞达私下里向记者透露,他在踏入中国之前,就在美国研究过好多中国菜谱,他早就知道无锡菜属于淮扬菜系。

我就是“颜派”

“画画对我来讲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自己寻开心。”颜正安一家,可谓无锡的书香门第,她也出生在“画香世家”,她的外祖母、太祖母和姨妈都擅长于作画,因此在颜正安的记忆里,似乎画画就是大家闺秀的必修课。

“姑姑和姑父又是浙江美院的老师,他们平时在家里作画,我就跟着起床画画、吃完了饭画画。绘画就是我生活的一部分。”由于她的父亲是上海第一人民医院的心脏科医生,他的病人中有大名鼎鼎的书画家陆俨少、唐云等人,她就有机会跟着父亲去病人家,看看他们的画作,有时为了感谢父亲治好了他们的病,这些书画家都会赠送一、两幅画作给她们家,颜正安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被自然而然“熏”出来的。

在纽约学习的时候,颜正安一年中有四个月的时间在艺术学生同盟会学画画,陈丹青、陈逸飞都曾当过她的老师,她也常常到两家去蹭饭。到现在,颜正安还念念不忘陈丹青小弟炒的菜。如今在颜正安的书房里,挂着她的一幅肖像画,就是陈丹青的杰作。

这次在无锡展出的画作,都是经颜正安精心挑选过的,她觉得只有那些怀着乡愁的冲动,将江南情结化作异彩纷呈的美景的画作才配得上在无锡展出。那是她内心真实冲动的结果,不管是什么风格的作品,都称得上是“颜派”的力作。